来自 茗彩彩票登录 2018-11-22 13:36 的文章

我们华夏的传统中医也不行啊苏锐急切的说道前

 魔影眯着眼睛,他才不愿意跪下。
 
    “灵儿,你起来吧。”
 
    刘和跃伸出手来,托住了魔灵的肘弯。
 
    后者便感觉到自己身体简直轻的要飞起来,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刘和跃的掌心处传导而来,让她想跪都跪不了了。
 
    “算了,老头子我也民主一点,你已经暂时失去了功夫,我让你自己选择吧。”刘和跃站在了魔影的面前,说道:“留在华夏,或者回到西方,你自己挑吧。”
 
    “我要回去。”魔影仍旧很固执。
 
    这些年来,在拥有了绝对权力之后,他的性情大变,偏执了那么多年,并不是苏锐和刘和跃简单的三两句话就能够改变的。
 
    “你就算是回到了西方,也只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,你觉得合适吗?”刘和跃眯着眼睛。
 
    强扭的瓜不甜,刘和跃是明白这个道理的。
 
    他用外力强行压制住了魔影,可是后者的最终改变,还是得需要魔灵才能完成。
 
    刘和跃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,回去之后,失去一身功力的魔影肯定会遭到仇家的报复,除非他隐姓埋名,再也不在人群中出现。
 
    若是在华夏,魔影的那些仇家也不会那么的嚣张,他的安全也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。
 
    刘和跃对魔影自然是没什么好感的,如果不是看在魔灵的面子上,他才懒得费这么大的工夫。
 
    魔影沉默了十分钟都没讲话,而魔灵也静静的站在一旁,等待着哥哥做决定。
 
    “算了,我来替你做决定好了。”刘和跃看似没多少耐心了,摆了摆手:“到我那里住上两个月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竟是一把将魔影提起来,直接朝楼下走去。
 
    魔影想要反抗,可是现在他就是个普通人,哪怕全盛时期都不是刘和跃的一合之敌,更别提现在了。
 
    魔灵见此,立刻跟上。
 
    对于她来说,这种情形正是最愿意看到的,刘和跃是他最信任的长辈,如果不是多年前碰巧遇到了刘和跃,或许她的人生也将走向另外一个阴暗面。
 
    刘和跃走到楼下之后,看着侧坐在一旁的苏锐,笑了笑,说道: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”
 
    “我就不去了。”苏锐犹豫了一下,他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灵儿丫头跟我去。”刘和跃看了看手里的魔影:“起码得呆上两个月,再放你们离开。”
 
    魔灵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。
 
    苏锐也看到了魔灵的目光,柔和而平静,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满足感。
 
    “前辈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苏锐正色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情?”老樵夫问道。
 
    “您老人家一定要答应我。”苏锐的眼睛里面透着无与伦比的凝重之色。
 
 第2137章 事不宜迟!
 
    若是放在以往,刘和跃才不会答应这样的请求。
 
    你什么要求都还没说呢,直接就先让我答应,这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,万一老子被坑了怎么办?
 
    然而,看着苏锐那凝重的目光,刘和跃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:“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吧。”
 
    “魔灵的脸……”苏锐直接便开口了:“这种疤痕有办法彻底的根治吗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开口相求,竟是为了自己,魔灵的心里面不禁涌出浓浓的感动。
 
    她伸出手来,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 
    这里是她永远的伤痛。
 
    曾经魔灵以为自己将陷入噩梦之中,永远都无法走出来,可是现在看来,过去的终将会过去,只要哥哥平安,然后回心转意,她完全可以再牺牲自己一次。
 
    魔灵的心思,苏锐很明白,他知道对方是心甘情愿的,可越是这样,苏锐的心里便越是觉得难受。
 
    魔影的罪孽,又怎么能让魔灵来偿还呢?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因果联系!
 
    那些人处心积虑的划伤了魔灵的脸,在苏锐看来,这种手段与心性简直不可容忍。
 
    漂亮的脸蛋被留下了这么多的伤痕,对于一个正处于美好年华的姑娘来说,简直就是最残忍的对待,苏锐真的不知道,魔灵每天究竟会不会照镜子,也许,她每照一次镜子,都是往自己的心脏上插一把刀子。
 
    苏锐不忍心看到魔灵这样,这个与世无争的精灵姑娘,完全可以拥有更美好的未来。
 
    因此,他愿意为了魔灵而争取一下。
 
    而那些敢让魔灵受伤的家伙,苏锐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!他们想要报仇,就尽管去找魔影,用这种恶毒的下三滥手段侮辱一个女孩子,还真特么的出息了!
 
    苏锐的心底涌动着熊熊怒火。
 
    在这一点上面,他和刘和跃的观点是并不相同的,老刘同志先前对魔影说过,冤冤相报何时了,可现在在苏锐的眼睛里面,这种仇绝对不能拖下去!
 
    一定要报仇!
 
    这种人能够毁掉魔灵的脸,让其一直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,那么说明他们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
 
    苏锐也非常理解刘和跃的观点,毕竟对方虽然在西方很有名气,但归根结底还是个华夏的传统老人,“以和为贵”这四个字在他们的观念里面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位置。
 
    但是,苏锐相信,虽然现在魔灵已经替她的哥哥承受了太多的仇家的怒火,可是,如果魔影再度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角色现身西方黑暗世界的话,那么那些曾经的仇家绝对会再度找上门来的,到那个时候,魔灵铁定也会受到连累的。
 
    因此,在苏锐看来,没有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的说法,双方的仇恨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,必须以一方的死亡作为结局,不死不休。
 
    苏锐愿意出手,并不是要替魔影当年犯下的错误来埋单,他只是想要替魔灵报仇,他要尽力拿回魔灵那被毁掉的青春……以及那青春的面庞。
 
    “灵儿丫头,把你的面纱掀起来给我看看。”老樵夫说道。
 
    魔灵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知道这种伤势没法复原的,即便是西方最先进的医学也只能勉强做到这样了。”
 
    其实,魔灵并没有说,这些伤痕之下原本甚至还有纹身,她的脸曾经被纹上了最恶毒的字眼。以魔灵的关系,自然能够找到西方最好的医生,但是也只能勉强给她复原成这个样子,想要让面纱之下变得像曾经一样完美无暇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 
    显然,魔灵不想掀开面纱。
 
    她认命了,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。
 
    “掀起来。”刘和跃说道。
 
    魔灵纠结了几秒钟,终于把仍旧湿透的纱巾给掀开了。
 
    刘和跃仔细的盯着魔灵脸上的伤痕,后者也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。
 
    苏锐盯着刘和跃的表情,拳头紧紧的攥着,生怕这老爷子说出一句让他失望的话来。
 
    然而,刘和跃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苍老之意:“我没办法。”
 
    在苏锐眼中,刘和跃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,可是,老爷子的这一声叹气,却把苏锐所有的希望都给击碎了。
 
    “真的没有办法吗?现代医学不行,不代表我们华夏的传统中医也不行啊。”苏锐急切的说道:“前辈,您一定认识一些医术高超的隐士高人,对不对?能不能问问他们,到底有没有办法?”
 
    刘和跃再度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的,刘爷爷,阿波罗,你们也不用再多想了。”魔灵微笑着说道:“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 
    习惯了。
 
    这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劝慰,但是却让苏锐感受到了一股深沉的无力感,以及……浓浓的哀伤。
 
    没有谁天生就该承受这些东西的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苏锐脑海之中灵光一闪,一个人影透过回忆的暮霭,渐渐的清晰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想起来了!”苏锐一把掀开了自己的衣服:“前辈,您看这里!”
 
    苏锐的身上曾经有着不少的疤痕,但是这些疤痕都已经变得很淡很淡,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分辨不出来,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淡淡的伤痕最终会消失不见的。
 
    魔影看着苏锐的眼神,那黯淡的眼睛开始缓缓的亮起来了,他冲过来,低吼道:“快告诉我,你这是怎么弄的?”
 
    他这个当哥哥的终于要为妹妹来着急一次了。
 
    可是,魔影的着急换来的只是——被苏锐一脚踹翻在地,干净利落!
 
    “你特么给我让开,我对你讲话了吗?”苏锐对魔影丢下了一句话。
 
    后者受了暗伤,身上的功力都发挥不出来了,在这种情况下,只有任苏锐宰割的份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