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茗彩彩票登录 2018-11-22 13:34 的文章

锁不住你的心那就只能锁住你的人了刘和跃笑呵

“呵呵,我倒是没想到,原来这家伙是你的哥哥,我要是先前就知道的话,恐怕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!”
 
    刘和跃的这句话无疑说到了苏锐的心坎里面。
 
    在苏锐看来,魔影这种家伙就算打死一万次都不多,自己犯下的罪孽,却要由妹妹来偿还,魔灵已经为他死过了一次,可他却仍旧不思悔改,还有这样当哥哥的么?
 
    然而,现在苏锐已经没有插嘴的份儿了。
 
    刘和跃把他踹到楼下,绝对不是无的放矢,这个老前辈的行事方式可比表面上看起来要更加的细致。
 
    “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这句话说得一点不错。”刘和跃盯着魔影,那平淡的眼光之中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压力。
 
    这种压力让魔影有种窒息的感觉,他的嘴唇翕动了几下,却没有声音发出来。
 
    很显然,今天魔影的心理防线算是彻彻底底的崩溃掉了。
 
    这货以往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认为这一切都是苏锐的罪过,可是,当他看到妹妹的伤势之后,这个家伙终于明白,终究还是他太自私了。
 
   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,只是程度不一样罢了。
 
    “为了灵儿这丫头,老头子我愿意跑这一趟。”刘和跃用手指点了点魔影:“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回头的路,也没有什么改不掉的坏心肠,你明白吗?”
 
    魔灵听到刘和跃此行是专门为她而来,心中顿时涌出了浓浓的感动,她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滑落下来。
 
    魔影还是不吭声,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刘和跃的话。
 
    刘和跃也不讲话了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魔影。
 
    后者沉默了好几分钟,然后那看似萎靡的气质骤然间变得充满了杀气!
 
    “魔灵,我去为你报仇!那些让你受苦的人,我会把他们给碎尸万段!”魔影低吼道。
 
    说着,他便要转身朝楼下走去!
 
    “傻逼,你以为你这样就算是个男人了吗?”苏锐的声音从楼下响起。
 
    刘和跃摇了摇头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给我站住。”
 
    简单的四个字而已,却让魔影本能的止住了脚步!在这一瞬间,他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压力所笼罩!
 
    “既然你是灵儿的哥哥,那么这件事情老头子我就要管到底了。”刘和跃淡淡的说道:“来到了华夏,就哪也不准去了。”
 
    魔影转过脸来,眼睛里满是浓烈的杀气:“可是,那些折磨魔灵的人……”
 
    “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刘和跃和苏锐的观点似乎并不一样,他说道:“以前是你造下的孽债,灵儿是在替你还债,这债还完了,因果便了却了,你此时若是再去,便是相当于再掀血雨腥风。”
 
    魔影的双眼血红血红的,低吼道:“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”
 
    “对付不甘心的人确实比较简单。”
 
    刘和跃说着,平平的伸出手来,在魔影的身上拍了几掌。
 
    这看似平淡无奇的几掌,速度很慢,力量平平,却偏偏给魔影造成了一种漫天掌影的错觉!
 
    不,这不是错觉,这是刘和跃从招式上面给魔影所带来的压迫力!
 
    他避无可避,任由刘和跃的手掌拍在自己的身上!
 
    挨了这几下,魔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来!
 
    是的,就是震惊,而不是痛苦!
 
    换而言之,刘和跃的这几下并没有给魔影带来多么大的疼痛,但是却让其内心震撼到了极点!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甚至能够从魔影的眼睛里面找到一丝惊恐的神色来!
 
    “你……废了我的身体?”魔影此时想要发力,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完全调集不起来,那些往日畅通无阻的力量行进路线,也都变得滞涩且粘稠!
 
    魔影试着攥了攥拳头,似乎完全使不上劲!
 
    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一旦习惯了强大的力量,那么想要让他们再回归普通人的行列,真的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。
 
    此时的魔影怎能不恐慌呢?
 
    “不是废了你的身体,也不是废了你的武功,只是让你受了一点伤而已。”刘和跃淡淡的说道。
 
    魔影简直觉得不可思议!
 
    刘和跃这轻描淡写的几掌,竟然让他受到了这种程度的重创!
 
    倘若这种伤势是不可逆的,那么这可就玩大发了!
 
    失去了来无影去无踪的极致速度,魔影不仅不可能替魔灵报仇,甚至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了!
 
    在慌张的同时,他的心中更加的震撼。
 
    华夏的功夫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,刘和跃这么简单的几掌下去,就让魔影几乎变成了一个废人!
 
    魔影就算是绞尽脑汁,都无法想明白,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!
 
    “这……我的伤势,还能恢复吗?”魔影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 
    他现在完全感受不到刘和跃的“好心”,他对这个老樵夫也没有半点的好感!
 
    “锁不住你的心,那就只能锁住你的人了。”刘和跃笑呵呵的说道:“放心,也不是什么不可逆的伤势,只要过个一年半载的,自然就慢慢恢复了。”
 
    “一年半载?要这么久?”魔影还是觉得太长了,他低吼道:“我现在就要恢复力量!”
 
    可是,被刘和跃打了几掌过后,魔影的嘶吼之声都变得软弱无力起来。
 
    “要是那样的话,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刘和跃瞥了魔影一眼:“我这是在救你,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
 
    这时候,苏锐的声音又在楼下响了起来:“前辈,这种蠢货你跟他废什么话啊,直接一巴掌拍成脑残不就行了?”
 
    刘和跃透过木头的缝隙,看到了楼下的苏锐,慢慢悠悠的说道:“你要是再废话,我先把你给拍成脑残。”
 
    苏锐登时就闭嘴了,这货揉着屁股,一瘸一拐的艰难挪到了旁边的凳子上面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的心中会有不满,但是没关系,老头子我不在乎。”刘和跃说道:“以前你仗着自己实力高强,总是漠视生命,滥杀无辜,这些事情我在西方行走之时都是有所耳闻的,所以,现在我拿走你的力量,让你回归一个普通人,体会一下失去力量是什么感觉,换位思考的话,也许你就能想的开了。”
 
    “谢谢刘爷爷。”魔灵显然体会到了刘和跃的良苦用心,激动的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“灵儿丫头,你跟老头子我客气什么啊。”刘和跃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不帮你帮谁?”
 
    魔灵的大眼睛中满是泪水,她拉着魔影的手,说道:“哥哥,快谢谢前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