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茗彩彩票登录 2018-11-22 13:05 的文章

挨了这一下狠的苏锐也用不着去证明老樵夫的真

若是以往,要是有人敢劝魔影重新做人,这货肯定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,绝对一个大招就放过去了,可是现在,魔影听了妹妹的话,却没有多少的反应,甚至眼光都不带一丁点的波动。
 
    “魔灵,你现在对他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了,他已经麻木了!”苏锐指着魔影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不,确切的说,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胆量,他根本就没勇气也没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!”
 
    苏锐想要骂醒魔影,可貌似这样难度也着实太大了点。
 
    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一切都还是需要魔灵来亲自解决。
 
    苏锐又气又无奈,往墙上狠狠的踢了一脚,木质的墙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纹。
 
    “小子,在这种时候,你又纠结个什么劲呢?拿墙发什么火?”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声音骤然间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突兀,让苏锐都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!
 
    他先前虽然处于暴怒关头,但六识也算是极为敏锐的,可在这种情况下,苏锐完全没有觉察到有人接近!
 
    而更让苏锐惊讶的,是这道声音!
 
    因为这声音他明显感觉到非常的熟悉!
 
    紧接着,一个老人沿着楼梯走上来了。
 
    他的步伐很缓慢,但是却很稳定,每一步的时间都相同,所传来的脚步声也始终处于同一分贝线上。
 
    苏锐瞪大了眼睛,简直难以置信!
 
    因为,眼前的老人,赫然便是刘和跃!
 
    这位翠松山的老樵夫,怎么就来到这里了呢!
 
    苏锐瞪圆了眼睛!
 
    任他想象力再天马行空,也没法联想出现在这场面到底是怎么回事!
 
    这种情况简直太出乎他的预料了!
 
    “前辈……”苏锐艰难的说道:“您老人家……怎么会来到这里?”
 
    刘和跃摆了摆手:“我来到这里,可不是找你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碰了一鼻子灰:“这个,我本来也没认为您老人家是来找我的啊。”
 
    在刘和跃出现了之后,魔影见到他,目光顿时波动了一下。
 
    他的严重内伤便是拜刘和跃所赐!
 
    如果不是这个老人随手扔出了一支突击步枪,魔影也不会受此重伤!
 
    这个苍老但稳健的身影,给魔影的心里面留下了永久的阴云!
 
    他被击伤之后便已经知道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他就算再努力,也难以望其项背。
 
    可是,这个华夏的超级高手怎么来到这里了呢?
 
    而刘和跃接下来所说的话,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大吃一惊!
 
    “灵儿啊。”刘和跃说了一声。
 
    灵儿?
 
    毫无疑问,这是在称呼魔灵!
 
    魔灵是一个极具西方魔幻气息的名字,可刘和跃所喊的这一声“灵儿”,则是像极了东方古典武侠里的名字,刘和跃这一声称呼简直让魔灵的气质大变样。
 
    苏锐打破脑袋也想象不到,刘和跃是怎么认识魔灵的!
 
    这两个人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因果才联系到一起的?
 
    “刘爷爷,您怎么来了?”魔灵连忙站起身来,用手背擦了擦通红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前辈,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苏锐纠结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认识的关你屁事?”刘和跃没好气的回了苏锐一句:“我做事情还需要向你汇报吗?”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鼻子,讪讪的说道:“这个,当然不用,当然不用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呵呵,你知道就好。”刘和跃摆了摆手:“这里没你的事情了,滚吧。”
 
    滚?
 
    苏锐脸上的艰难之色更重了:“前辈,貌似不该是这样的剧情啊!我为什么要滚?”
 
    刘和跃的出现,把苏锐的愤怒完全的浇灭了。
 
    而且,接下来的事情也无需苏锐继续操心了,似乎刘和跃就可以搞定一切。
 
    苏锐已经深深的意识到,刘和跃虽然人在东方,可是他和西方黑暗世界牵扯极深,连魔灵都认识,甚至还显得如此亲近,苏锐真的不敢想象,这刘和跃在西方黑暗世界究竟能够发挥出怎样的能量来。
 
    “你呆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刘和跃说道:“我来处理,还用得着你操心吗?”
 
    苏锐自然是相信刘和跃的,毕竟后者也是自己父亲的老朋友了,可是魔灵现在的状态确实是极为的不好,魔影更是战斗力全无,如果……
 
    这个念头从苏锐的脑海之中冒出来之后,便再也止不住了:“前辈,您真的是刘和跃吗?”
 
    苏锐之所以这样问,很明显就是在怀疑刘和跃的真正身份,万一这老家伙是冒充的,撵走了自己,然后悄无声息的干掉这一对姐妹儿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
 
    看到苏锐的眼神,刘和跃哪里还不明白这货在想些什么,毫不客气的一脚,直接踹出去!
 
    苏锐的屁股中招,顺着楼梯便滚了下去!
 
    任你太阳神月亮神的,还不是扛不住老樵夫的一脚?
 
    挨了这一下狠的,苏锐也用不着去证明老樵夫的真正身份了,那踹屁股的一脚看起来平淡无奇,但是苏锐偏偏就没办法躲开!
 
    他若不是刘和跃,谁才是刘和跃?
 
    捂着屁股,趴在一楼的地板上面,苏锐龇牙咧嘴的,足足五分钟都没能爬起来。
 
    他和刘和跃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。
 
    也正是因为这五分钟的时间,让苏锐把楼上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!
 
    “灵儿啊,这次来到华夏,怎么也没跟老头子我说一声?”刘和跃微笑着看着魔灵,然后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。
 
    魔影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的绝世高手形象可言了,他低着头,双手垂在身侧,身形也有点伛偻。
 
    如果与魔影相熟的人在这里,一定会觉得自己认错人了。
 
    魔灵再度抹了抹眼泪,一张口,最标准的华夏语便传了出来:“刘爷爷,我准备这边的事情办完,便去拜会您的。”
 
    刘和跃点了点头:“倒也没错,你这件事情还是更重要一些的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刘和跃话锋一转,他的语气之中竟然带上了一丝极为凌厉的味道来: